不羡子

不羡子

【追凌24h】《皋月逢》【拾陆点】

云遥:

六一快乐~




——————————————————————————————





愿作巫山云,飞入梦魂里。



 


最近宗主好像心情不错,兰陵金氏的弟子们如此议论纷纷。


“你不知道,我爹今天早会的时候不小心说错话了。”某女修连连称奇,“本来按着宗主的脾气,就算不罚他,怎么也要斥责一通吧,结果他居然丝毫没有追究!”


“啊,那可实在奇怪呀。”


“就是,总不至是宗主突然转性了吧。”


年长些的内门修士不由扶额,尔后一人赏了一记爆栗:“转什么性,是因为这几天姑苏蓝氏要来人!”


“......来人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金蓝两家之间有些往来是常事,泽芜君又不可能亲自来,自然就派个人来传话呗。听说这次跟咱们交好的江氏也有些关系,要不是为这个,江宗主怎么会专门跑过来?”


“那宗主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她摸着脑袋缩了缩脖子,“又不是没来过。”


旁边一人瞥了她一眼:“我倒是记得云深不知处有个叫蓝思追的,跟咱们一辈,蓝老先生仿佛很器重他。他们宗主整日闭关,含光君又常常不在,许多事都是交给他做,就比如师姐说的这个......传话?”


 


“......”


众人沉默。


 


她不紧不慢,思忖着继续道:“我看,若是没有意外,这回还是他来。唔,他似乎和宗主交好得很。”


 


“......”


众人沉思。


然后齐齐扬声:“哦,原来如此。”


 


金凌心情确实很好。


唉,虽然已是一门之主,终究年纪尚轻,仍有些少年心性,他跟蓝思追又月余未见,好容易得了个空,哪能不高兴。


江澄看他几眼,没好气地将手中茶盏往台上重重一搁:“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


金凌辩解道:“怎么就没出息了,舅舅你不懂。”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被戳中某些痛处的对方乍一闻言,眉毛登时已竖了一半。


他见势不好,忙以宗务为由溜了。


溜到半道,撞见个笑吟吟的人:“这是怎么了,江宗主又要打断你的腿?”


“蓝愿?你怎么来得这么早,不是说还有几天么。”金凌半惊半喜,说着又一扬眉,“什么打不打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舅舅的脾气,我哪敢惹他。”


蓝思追不接他的话:“宗主交代我的事我已办妥了。”


“......你还没见到我人,怎么就办妥了。”


“哦,我想着跟长老们知会一声也是一样,所以没有特地找你,要知道什么回头你去问他们便是。”


接了一堆卷宗又无辜受累听了半个多时辰唠叨的长老们背地里呵呵一笑。


“那看来不是什么非常要紧的?怎么蓝宗主会专门让你跑一趟......”


“上次你写信跟我说,金鳞台的菏泽牡丹开了,想带我去看看。”


蓝思追微微一笑。


“不是宗主专门叫我来,是我自己去同他说,若他不能出关,或许,我可代劳。”


 


五月的兰陵艳阳高照,不比姑苏尚有细雨润泽,因而十分闷热。


金凌半躬着身赶开叶片上一只绕着打转的蚊子,转头看看他,自袖中取出一方手帕递了过去,顺带着假意取笑:“明明你那儿才是四季怡人,非要往我兰陵凑,都来这么多回了也不习惯,还不擦擦汗。”


蓝思追接过擦了,又扯着人多走几步到回廊荫蔽处纳凉,侧目瞥了他一眼:“还不是你不给此处造设凉亭,上次那个谁跟你提了一句,仿佛还被你骂了一通吧。”


“那群蠢货,养牡丹的地方造个亭子,怎么让花开得好。”金凌撇撇嘴,“这几株是我最喜欢的,要是养坏了,叫他们革职谢罪。”


蓝思追忍俊不禁:“哎哟,金宗主好大的脾气啊。”


说着,摸出个什么给他:“在下说错话啦,暂且拿这个给你陪个不是吧。”


“什么东西这么稀罕。”


金凌伸手接了,拿在手里定睛一看,怒道:“蓝愿!”


 


那是只精巧的香囊——自然,若只是香囊也没什么大不了,但那绣面上拿金色绣线缝了两行小字。


“秀色掩今古,木芍羞玉颜。”


......着实是句好诗。


 


“你把我比作什么呢!”


金凌将东西扔回他手里,说着抬手,作势就要打他,加上已显了凌厉的眉目,其实还真有几分凌然神色。


——如果忽略掉他微红的耳根。


蓝思追轻轻松松截住了他手腕,语气听着像在服软:“唉,夸你好看你还不高兴。”


金凌气结:“夸......夸什么夸!你、你从哪儿学得这......这么......”


“是魏前辈告诉我的。”


他重新将那只香囊不容置喙地塞进他掌心,笑道:“魏前辈跟我说,给喜欢的人送东西,送个香囊就很好。”


金凌气势瞬间弱了,一时不知如何反驳,便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好么,大小姐,我错啦。”


金凌又炸了毛,咬牙切齿的,活像只张牙舞爪的猫:“你叫我什么!”


蓝思追不怕反笑:“不喜欢?那......阿凌?”


“......”


他忽而又装得可怜巴巴:“我好不容易来找你,就不能有点好脸色么。”


“......蓝愿,咱们二十多天前才见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多少个秋了。”


金凌知道他是扮的,偏又忍不住心软:“知、知道了!那还不是你,写那什么诗,这么轻薄......自作孽不可活!”


蓝思追颔首,居然认了:“我喜欢阿凌才会想轻薄呀。”


“......你找死呢!”


金凌怒而抬脚去踹,反被人绊住步子摁在了廊间石壁。


“往日怎不见你这样......”他无法挣开,便嘀咕了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对方收了玩笑,温和语调掺着叹息:“我想你了。”


他心口一颤:“蓝愿,你......”


蓝思追没有再说话,却是撩开他额间几缕碎发,稍稍俯首,吻在他眼睫之上。


金凌下意识轻阖眼眸,清晰感知过那人几近相闻的气息,呼吸猛地一滞。


他再没有挣扎,犹豫了一阵,又稍稍抬手,环住他的腰。


 


无边光景一时新。


牡丹丛丛开,芳泽盈盈揽。


长赢无限好。


 


“......下回不许在外头这么。”


“怎么了?”


“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吗......”


“......蓝愿!(╯‵□′)╯︵┻━┻”


 


“人在诚实之余也要有所保留啊。”


来自某魏姓前辈的忠告。

评论

热度(117)